健康知識 2017-12-20

中年慢性多發性關節炎 小心類風濕性關節炎

一名年約60歲的女性患者,近兩三年來不斷陣發性手指關節腫脹僵硬,最初以為是退化性的關節炎,遂自行服用消炎藥物,但近半年來更延伸至手腕、肩膀、腳趾,且手部關節開始變形,嚴重影響日常生活。

後經風濕科門診檢查發現是類風濕性關節炎,在給予抗發炎與免疫調節藥物合併生物製劑後,病患回復正常生活,不再為反覆關節發炎所苦。類風濕性關節炎初期常與其他關節炎表現類似,但若不及早治療,往往容易造成關節變形,影響工作與生活,因此我們需要對類風濕性關節炎有所認識。

【什麼是類風濕性關節炎】

類風濕性關節炎是一種慢性的自體免疫性疾病。各年齡層都有可能發生,但主要以40-50歲為最好發年齡,女性發病率約為男性三倍。類風濕性關節炎主要的病理變化是關節腔內的「滑膜炎」。

滑膜正常的生理功能是分泌關節滑液,以潤滑和保護關節。類風濕性關節炎病患,滑膜容易受先天與環境影響而自發性產生發炎反應,關節因發炎反應而有腫痛的現象。這種發炎反應嚴重時甚至可以侵犯整個關節,破壞軟骨甚至骨骼。

若缺乏適當治療,關節終將變形、僵直而活動受限。因此,中年發生的慢性多發性關節炎,必須要小心是類風濕性關節炎。

【類風濕性關節炎的傳統治療】

由於類風濕性關節炎是多種機轉造成的發炎性疾病,因此多採以多種藥物合併治療,以達到疾病緩解。傳統治療類風濕性關節炎的藥物包括:

(一) 非類固醇抗炎藥物(NSAID):是最重要控制關節炎的第一線藥物。對於初期或長病程的關節炎,具有重要的抗發炎效果。

(二) 疾病修飾抗風濕疾病藥物(DMARD):屬於免疫調節藥物,但因其開始作用的時間較長,故必須耐心使用至少數月以使此藥物開始發揮作用。常用的DMARD包括:Hydroxychloroquine、Methotrexate、Sulfasalazine、Azathioprine、Cyclosporine、Leflunomide等。這些DMARD常常也會多種合併使用,以多重機制減緩疾病活動度。

(三) 類固醇:對於急性活動期嚴重的關節炎症狀,類固醇是有效的減緩症狀藥物。雖然類固醇短期使用的副作用較小,但長期使用仍須注意內分泌與代謝方面的副作用。

當站立的時候,身體的重量是經由骨骼系統從髖關節向外下傳送到雙側大腿骨、小腿骨、腳踝;但是當坐下時,則是向下經由坐骨傳送到椅子上。當坐在椅子上時,讓雙腳能與肩同寬地平放在地上,試著坐骨(臀部下方兩個骨頭凸出物)調整到屁股正下方,直接接觸椅子座部。

可以藉由一隻手直接放在臀部下方,來確認坐骨的正確位置。腰背挺直,雙腳踩地,下顎內縮視線保持水平,雙手自然下垂於兩側,肩胛骨微微向內側夾緊,維持這個姿勢十秒鐘。當發現自己不自覺聳肩、背部前傾或駝背時就要做,久而久之身體會記住這一個正確的位置,而減少不良姿勢的發生。


【類風濕性關節炎新一代的治療:生物製劑】

對於傳統治療藥物反應不佳,或是疾病病程進展快速的病人,近幾年,生物製劑挾其優異的臨床治療成效,成為類風濕性關節炎病患的主流。目前台灣衛福部已經核准了六種治療類風濕性關節炎的生物製劑上市。生物製劑的優點在其能更專一地作用在特定免疫路徑中,有效地減緩疾病症狀與進程。

台灣現有之生物製劑依其作用標的可概分為以下四類:

(1) 抑制腫瘤壞死因子,如:Etanercept、Adalimumab、Golimumab。

(2) 介白素受體拮抗劑,如:Tocilizumab。

(3) 抑制 B 細胞增生及作用,如:Rituximab。

(4) 調節 T 細胞活化,如:Abatacept。 這些藥品皆為靜脈或皮下注射使用,依藥物特性每週至每個月注射一次。

【結語】

類風濕性關節炎是一種慢性且惱人的疾病,疾病的嚴重度可由輕度的關節腫脹症狀到重度的關節破壞變形或是其他器官侵犯。而類風濕性關節炎的治療,在過去十數年間有了突破性的進步。

生物製劑的出現及其優異的治療效果,更讓許多病患有了新的希望。隨著生物製劑應用越來越廣泛,相信類風濕性關節炎將不再是難以治療的頑疾,病患的生活品質亦能達到長足的提升。

若出現上述可能是類風濕性關節炎相關之症狀,宜及早就醫與醫師討論,並配合醫師的治療與計畫。長期配合醫師的處方合併生活作息的調整可使疾病的活性控制在最穩定的狀態。

國泰綜合醫院風濕科主治醫師 全以祖